澳门新葡亰手机版

法典编纂史系列学术讲座:第一期——《西方最古老的法典编纂——<十二表法>》

发布者:王姝文发布时间:2020-11-02浏览次数:11

(通讯员 法学院新闻中心)


20201030日晚,法典编纂史系列学术讲座第一期——《西方最古老的法典编纂——<十二表法>——按时举行。本期讲座采取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形式,意大利罗马第一大学法学院院长Oliviero Diliberto教授通过视频连线担任主讲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罗马法系研究中心主任黄美玲教授担任现场主持人及翻译。众多法科学子在文澴楼625626教室到场聆听,许多国内外专家学者与法学才俊通过Zoom线上参会,共同交流学习。

 


首先,Oliviero Diliberto教授祝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于2020528日颁布,并由衷赞叹在新冠疫情爆发的特殊背景下,这一个划时代事件成为世界民法典发展史的又一里程碑。

 


在简要介绍法典编纂史系列学术讲座的背景、目的和主要内容后,Oliviero Diliberto教授讲述了《十二表法》的编纂时间与颁布意义。通过援引盖尤斯和优士丁尼的观点,他指出任何事物的起源都是其关键内核,了解法律史、追溯法源及法的演变历程具有重要意义。《十二表法》几乎贯穿西方法律史的始终,拥有后世立法基石的重要地位。古罗马小学生就以《十二表法》作为学习读写的基本资料。《十二表法》最初被公布于古罗马审判广场的十二块铜牌上,并因此得名。它具有成文性、公开性、确定性等特点,反映了罗马平民的政治诉求,在相当程度上发挥了维护市民平等,防止贵族滥用法律的作用。

在谈到《十二表法》的内容结构时,Oliviero Diliberto教授指出罗马广场的法律原文早已毁于战争,流传至今的120多个条文通过口口相传才为后世知晓。于今,重构和复原《十二表法》的文本成为罗马法学界的一大课题。以最具代表性的十九世纪德国法学家狄克森的复原版本为例,他批判了以现代逻辑、归纳标准和抽象理论重构《十二表法》的做法。要研究《十二表法》法律条文的顺序和逻辑,不能采用现代观念,而应考虑当时当地的具体问题和特定权益。古代法律编纂并非通过抽象性概念进行体系建构,而是根据某种确定的共同利益进行结构编排。

关于各表内部具体条文间的顺序,Oliviero Diliberto教授主张运用多米诺骨牌的连接逻辑。这个极具创造性的观点在1992年提出时尚属异端另类,如今已得到世界主流学者的广泛认同。教授设想认为《十二表法》的编纂基于自然理念,以人的生存延续为顺序标准。最后,他呼吁法科学子积极思考讨论这一问题。

讲座结束之际,Oliviero Diliberto教授表示十分期待早日回到武汉,近距离同大家面对面交流。

讲座最后,黄美玲教授简要总结了讲座内容。

 


本期讲座在经久不息的掌声中圆满落下帷幕。